首页 > 正文
北京提升脸部美容新项目,北京ppdo蛋白线面部提升悬吊,北京埋线提升有多少种

北京哪位朋友做过微拉美,北京面部皮肤纹理提升图片,北京面部埋线多久恢复,北京蛋白线面部提升后注意事项,北京面部整体提升除皱,北京面部除皱手术费用,北京眼角下垂如何提升,北京面部直接做线雕真的看到提升效果吗,北京蛋白线提升有什么效果,北京面部提升手术有哪些

参与急救的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ICU医护人员 受访者供图

  原标题:全城大急救背后 接力群像

  41岁的产妇肖女士临产时突发罕见的羊水栓塞。

  医疗系统以内,区、市产急办联动协调,市卫计委妇幼处调集权威专家,数十医护人员接力救助。

  医院之外,救护车来回奔波,药物、血液送往手术地点,一条生命通道在早高峰时段迅速打通。

  无常的事故,难免让病人心焦心碎。然而,部门的快速联动,医护人员通力配合,让我们感到力量和温暖。

  宝宝无恙,妈妈安全。与死亡殊死搏斗背后的群像,值得一一致敬。

武侯区三医院妇产科主任张慧芳

  “这是我从业35年以来见过的最典型、最凶险的一次羊水栓塞。”回忆起当天的事情,张慧芳感叹道。 9月25日上午7时37分,她接到医院助产士的来电,此时她距离医院还有约3~4分钟的路程,电话中助产士有些语无伦次。“我让她慢慢说,不要慌。”获知产妇的情况后,她很快到了医院,下了车把钥匙丢给工作人员。“我抢救病人!”说话的时候,她就冲了出去。

  张慧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想到产妇的情况,她预感情况不妙,“跑上楼的时候,鞋子跑脱了一只,还是拎起跑的。”到了病房,她找了一双拖鞋就急忙进去参与救治。 现场,产妇的血压几乎测不出来,休克血压;胎儿胎心也从150多降到了60多,胎儿重度窒息。“应该尽快终止妊娠。”张慧芳和同事们现场为产妇进行剖宫产,“就1分钟,我们就把胎儿取出来了。” 胎儿当时的情况还算良好,不过产妇的情况并不妙。其子宫不收缩,宫腔内有大量出血,出血量约2500ml,“要切除子宫。”

  张慧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们同时也通知了医院产科急救小组。之后,成都市建立的孕产妇急救机制迅速启动。 直到中午12点过,张慧芳的同事进去将她换出来,“我喝了一口牛奶,又进去参与救治了。” 10月12日晚间,成都商报记者再度联系上张慧芳时,她刚刚从一台手术下来,谈及当天的惊险抢救,她说:“医生应该以救治病人为己任。”

 

  9月25日,成都市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接到了求助电话。工作人员根据现场需求,紧急调派人手,整个危重孕产妇救治网络迅速行动起来,网络体系在每个区(市)县均设立了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市级值班专家包含了妇产科、ICU、血液科等专业的专家。“产科急救时有发生,一年都会有3000多例。”成都市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每年出生的孩子有20万左右,像这么严重的急救案例,一年只有几十例。

  根据病情的轻重缓急来判断,产急办会安排相应专家应对急救案例。但是,产科出血依然是产科急救的主要原因,甚至占了产科急救的一半。这位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从“二孩”政策出来以后,很多医疗机构都面临一场考验,产科的服务工作量、复杂水平都极大增加,特别是很多高龄产妇,使得急救人数有所增加。不过,成都市的孕妇死亡率一直控制在一个很低的水平。

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业务院长林永红

  9月25日12时许,接到市产急办的电话时,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业务院长林永红正在自家医院门口吃面。听完病情介绍,林永红立即感受到产妇正在和死神赛跑。下午1时许,由林永红领队的妇科、产科、ICU等多学科市级急救专家组抵达急救现场。

  “刚看到产妇时,她意识全无,周身紫绀,下肢僵硬,心率达到140-160次/分,子宫已切除,腹腔塞满了纱布,但鲜血一直无法止住。”林永红说,“羊水栓塞”出现后,该产妇面临三道关卡,一是呼吸系统衰竭,二是大出血,三是重要脏器恢复。“第一道关卡已经被之前的医生处理,我来到这里,解决的是第二道关卡,止血。”

  林永红和其他专家交流后,迅速找到了出血点的大概位置,他采用“关总闸”的方式,切断向子宫供血的髂总动脉前干,在血流量减小的情况下,注入生理盐水,很快出血点位置在生理盐水中泛出了血液,出血点的准确位置被找到了!

  “我们对出血点进行了逐一结扎和修补,大出血被止住了。”林永红说,急救就像是打仗,先动用冷兵器,如果不行,再上热兵器,我们就是后来的热兵器。

  快到医院了,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的重症医学科主任曾洪伟接到了电话,是成都市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打来的。把车停到医院,他赶紧请医院调派了一辆救护车,赶往武侯区第三人民医院。“这个时候正是高峰期,只有救护车才能更快到达。”曾洪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9月25日上午8点多接到电话,他就马不停蹄往那边跑,到达医院后,病房里已经围了三四十人。

  他赶紧换上衣服,了解了病人大概情况后,指挥现场人员进行用药,将产妇的血压升起来。“大概十点左右,她的血压才稳定下来。”曾洪伟让现场医生打开止血纱布,准备手术,但止血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手术不止血,输血都没用。”曾洪伟在中午12点左右,赶紧给市产急办打了电话,呼叫林永红医生到现场增援。

  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病人生命体征开始恢复正常,曾洪伟这才离开手术室,回到医院。到了晚上,产妇转移到了他所在的医院,曾洪伟又守在病人所在科室,对她的心脏、肺部进行监测,到了当晚下半夜,血压再次出现异常,产妇肚子里开始出血了。

  在第二天,医院医生再次实施手术。“这次施救算是一场提前测试。”医生透露,9月26日是成都市妇幼健康技能大赛的决赛阶段,这场提升成都市妇幼健康服务质量和水平,强化产儿科救治服务团队协作的比赛,全市医疗机构派出了31支队伍参加,“产科出血抢救”、“新生儿窒息复苏急救”两个项目,采取模拟真实场景实战演练急救案例。

  “9月25日的急救,和考试的内容差不多。”曾洪伟说,平时处理这类病人的情况也很多,成都市的几十家医院基本上都去过。当然,在这次大赛中,他的团队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他也获得了“成都市技术能手”称号。

  9月25日晚上6点左右,产妇从武侯区三医院紧急转往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在这里,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多科室医务人员已经等候多时。早在9月25日白天,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业务院长林永红就已经前往武侯区三医院施救。

  从业多年,孙蓉非常清楚羊水栓塞的危险性,可能伴随肾脏、肝脏、心脏、肺等多器官衰竭,死亡率在80%以上。

  9月26日白天,产科、妇科、麻醉科、ICU等多科室再次碰头会诊,确认在26日下午5点进行手术,“主要是通过手术勘察产妇内出血情况,在手术前夕产妇心率过快达到150,意识也比较淡薄。”这场危险救援,由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产科主任医师罗丹和妇科副主任医师林海操刀,“直到手术结束,病情才相对稳定。”随后,产妇继续在ICU接受治疗,直到9月30日转入普通病房。

  “那会儿哪个想着休息,都晓得羊水栓塞的危险性,都是一心一意救病人,最后(急救)成功了,也确实很欣慰。”孙蓉事后透露。

  直到当天下午5点,赵江明的脚算是彻底从离合器上解放了。一天之中,他开着救护车往返人民南路与武侯区第三人民医院,来回3趟,给手术室的产妇送去血液和血浆。今年49岁的他介绍,开了八九年的急救车,从来没有在一天之中跑过这么多次。在市区里,从2.5环路切换到二环路,他一路拉着警报,最高时速达到90码,这在上班早高峰,也算是开得心惊胆战。

  “衣服都打湿了,精神必须高度集中。”赵江明回忆说,在一些路口时,特别担心会有车子冲出来,在一些拥堵的路段,还要担心有司机突然“甩盘子”。中间有一次,刚到人民南路的成都市血液中心,赵江明又接到了医院电话,“那边一直在催出发没得!”赵江明说,有时候刚开到一半,医院又打来电话,喊继续加血,这时候他不得不调转车头。

  “咋个不一次说完呢?”赵江明表示,当时还是会抱怨,但是在医院了解到病人情况后,他加快了油门,到医院放下血液,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又要加血了,一直到中午,都没顾得上吃口饭。跑到第五趟时,血不用加了,医院又紧急调派去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拿一些急救药品,他只好再跑一趟,一天下来,手机上接了20多个电话,一个通话只有十几秒。“都是催开快点的”。

  “情况很紧急,我们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通过了一个个红灯。”何云仲参加了这次急救,他至今记忆犹新。平时到成都市血液中心取血,一趟拉个三四百毫升就够了,而这次何云仲一趟就拉了800ml红细胞悬液和1000ml血浆。何云仲说:“一看到这次的运输量,所有司机都知道一定是有危重病人,于是大家都绷紧了神经。”

  “感谢救助我的医生们,感谢那些为我提供帮助的市民!”

  10月12日下午,产妇肖女士躺在病床上,她的精神已经好了不少。

  肖女士告诉记者,她现在最大的心愿是:

  尽快下床,看一看刚出生的女儿。

  当丈夫将女儿的视频拿给她看的时候,她的脸上全程挂着笑容。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王拓

责任编辑:张义凌

参与急救的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ICU医护人员 受访者供图

  原标题:全城大急救背后 接力群像

  41岁的产妇肖女士临产时突发罕见的羊水栓塞。

  医疗系统以内,区、市产急办联动协调,市卫计委妇幼处调集权威专家,数十医护人员接力救助。

  医院之外,救护车来回奔波,药物、血液送往手术地点,一条生命通道在早高峰时段迅速打通。

  无常的事故,难免让病人心焦心碎。然而,部门的快速联动,医护人员通力配合,让我们感到力量和温暖。

  宝宝无恙,妈妈安全。与死亡殊死搏斗背后的群像,值得一一致敬。

武侯区三医院妇产科主任张慧芳

  “这是我从业35年以来见过的最典型、最凶险的一次羊水栓塞。”回忆起当天的事情,张慧芳感叹道。 9月25日上午7时37分,她接到医院助产士的来电,此时她距离医院还有约3~4分钟的路程,电话中助产士有些语无伦次。“我让她慢慢说,不要慌。”获知产妇的情况后,她很快到了医院,下了车把钥匙丢给工作人员。“我抢救病人!”说话的时候,她就冲了出去。

  张慧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想到产妇的情况,她预感情况不妙,“跑上楼的时候,鞋子跑脱了一只,还是拎起跑的。”到了病房,她找了一双拖鞋就急忙进去参与救治。 现场,产妇的血压几乎测不出来,休克血压;胎儿胎心也从150多降到了60多,胎儿重度窒息。“应该尽快终止妊娠。”张慧芳和同事们现场为产妇进行剖宫产,“就1分钟,我们就把胎儿取出来了。” 胎儿当时的情况还算良好,不过产妇的情况并不妙。其子宫不收缩,宫腔内有大量出血,出血量约2500ml,“要切除子宫。”

  张慧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们同时也通知了医院产科急救小组。之后,成都市建立的孕产妇急救机制迅速启动。 直到中午12点过,张慧芳的同事进去将她换出来,“我喝了一口牛奶,又进去参与救治了。” 10月12日晚间,成都商报记者再度联系上张慧芳时,她刚刚从一台手术下来,谈及当天的惊险抢救,她说:“医生应该以救治病人为己任。”

 

  9月25日,成都市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接到了求助电话。工作人员根据现场需求,紧急调派人手,整个危重孕产妇救治网络迅速行动起来,网络体系在每个区(市)县均设立了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市级值班专家包含了妇产科、ICU、血液科等专业的专家。“产科急救时有发生,一年都会有3000多例。”成都市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每年出生的孩子有20万左右,像这么严重的急救案例,一年只有几十例。

  根据病情的轻重缓急来判断,产急办会安排相应专家应对急救案例。但是,产科出血依然是产科急救的主要原因,甚至占了产科急救的一半。这位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从“二孩”政策出来以后,很多医疗机构都面临一场考验,产科的服务工作量、复杂水平都极大增加,特别是很多高龄产妇,使得急救人数有所增加。不过,成都市的孕妇死亡率一直控制在一个很低的水平。

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业务院长林永红

  9月25日12时许,接到市产急办的电话时,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业务院长林永红正在自家医院门口吃面。听完病情介绍,林永红立即感受到产妇正在和死神赛跑。下午1时许,由林永红领队的妇科、产科、ICU等多学科市级急救专家组抵达急救现场。

  “刚看到产妇时,她意识全无,周身紫绀,下肢僵硬,心率达到140-160次/分,子宫已切除,腹腔塞满了纱布,但鲜血一直无法止住。”林永红说,“羊水栓塞”出现后,该产妇面临三道关卡,一是呼吸系统衰竭,二是大出血,三是重要脏器恢复。“第一道关卡已经被之前的医生处理,我来到这里,解决的是第二道关卡,止血。”

  林永红和其他专家交流后,迅速找到了出血点的大概位置,他采用“关总闸”的方式,切断向子宫供血的髂总动脉前干,在血流量减小的情况下,注入生理盐水,很快出血点位置在生理盐水中泛出了血液,出血点的准确位置被找到了!

  “我们对出血点进行了逐一结扎和修补,大出血被止住了。”林永红说,急救就像是打仗,先动用冷兵器,如果不行,再上热兵器,我们就是后来的热兵器。

  快到医院了,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的重症医学科主任曾洪伟接到了电话,是成都市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打来的。把车停到医院,他赶紧请医院调派了一辆救护车,赶往武侯区第三人民医院。“这个时候正是高峰期,只有救护车才能更快到达。”曾洪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9月25日上午8点多接到电话,他就马不停蹄往那边跑,到达医院后,病房里已经围了三四十人。

  他赶紧换上衣服,了解了病人大概情况后,指挥现场人员进行用药,将产妇的血压升起来。“大概十点左右,她的血压才稳定下来。”曾洪伟让现场医生打开止血纱布,准备手术,但止血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手术不止血,输血都没用。”曾洪伟在中午12点左右,赶紧给市产急办打了电话,呼叫林永红医生到现场增援。

  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病人生命体征开始恢复正常,曾洪伟这才离开手术室,回到医院。到了晚上,产妇转移到了他所在的医院,曾洪伟又守在病人所在科室,对她的心脏、肺部进行监测,到了当晚下半夜,血压再次出现异常,产妇肚子里开始出血了。

  在第二天,医院医生再次实施手术。“这次施救算是一场提前测试。”医生透露,9月26日是成都市妇幼健康技能大赛的决赛阶段,这场提升成都市妇幼健康服务质量和水平,强化产儿科救治服务团队协作的比赛,全市医疗机构派出了31支队伍参加,“产科出血抢救”、“新生儿窒息复苏急救”两个项目,采取模拟真实场景实战演练急救案例。

  “9月25日的急救,和考试的内容差不多。”曾洪伟说,平时处理这类病人的情况也很多,成都市的几十家医院基本上都去过。当然,在这次大赛中,他的团队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他也获得了“成都市技术能手”称号。

  9月25日晚上6点左右,产妇从武侯区三医院紧急转往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在这里,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多科室医务人员已经等候多时。早在9月25日白天,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业务院长林永红就已经前往武侯区三医院施救。

  从业多年,孙蓉非常清楚羊水栓塞的危险性,可能伴随肾脏、肝脏、心脏、肺等多器官衰竭,死亡率在80%以上。

  9月26日白天,产科、妇科、麻醉科、ICU等多科室再次碰头会诊,确认在26日下午5点进行手术,“主要是通过手术勘察产妇内出血情况,在手术前夕产妇心率过快达到150,意识也比较淡薄。”这场危险救援,由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产科主任医师罗丹和妇科副主任医师林海操刀,“直到手术结束,病情才相对稳定。”随后,产妇继续在ICU接受治疗,直到9月30日转入普通病房。

  “那会儿哪个想着休息,都晓得羊水栓塞的危险性,都是一心一意救病人,最后(急救)成功了,也确实很欣慰。”孙蓉事后透露。

  直到当天下午5点,赵江明的脚算是彻底从离合器上解放了。一天之中,他开着救护车往返人民南路与武侯区第三人民医院,来回3趟,给手术室的产妇送去血液和血浆。今年49岁的他介绍,开了八九年的急救车,从来没有在一天之中跑过这么多次。在市区里,从2.5环路切换到二环路,他一路拉着警报,最高时速达到90码,这在上班早高峰,也算是开得心惊胆战。

  “衣服都打湿了,精神必须高度集中。”赵江明回忆说,在一些路口时,特别担心会有车子冲出来,在一些拥堵的路段,还要担心有司机突然“甩盘子”。中间有一次,刚到人民南路的成都市血液中心,赵江明又接到了医院电话,“那边一直在催出发没得!”赵江明说,有时候刚开到一半,医院又打来电话,喊继续加血,这时候他不得不调转车头。

  “咋个不一次说完呢?”赵江明表示,当时还是会抱怨,但是在医院了解到病人情况后,他加快了油门,到医院放下血液,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又要加血了,一直到中午,都没顾得上吃口饭。跑到第五趟时,血不用加了,医院又紧急调派去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拿一些急救药品,他只好再跑一趟,一天下来,手机上接了20多个电话,一个通话只有十几秒。“都是催开快点的”。

  “情况很紧急,我们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通过了一个个红灯。”何云仲参加了这次急救,他至今记忆犹新。平时到成都市血液中心取血,一趟拉个三四百毫升就够了,而这次何云仲一趟就拉了800ml红细胞悬液和1000ml血浆。何云仲说:“一看到这次的运输量,所有司机都知道一定是有危重病人,于是大家都绷紧了神经。”

  “感谢救助我的医生们,感谢那些为我提供帮助的市民!”

  10月12日下午,产妇肖女士躺在病床上,她的精神已经好了不少。

  肖女士告诉记者,她现在最大的心愿是:

  尽快下床,看一看刚出生的女儿。

  当丈夫将女儿的视频拿给她看的时候,她的脸上全程挂着笑容。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王拓

责任编辑:张义凌

参与急救的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ICU医护人员 受访者供图

  原标题:全城大急救背后 接力群像

  41岁的产妇肖女士临产时突发罕见的羊水栓塞。

  医疗系统以内,区、市产急办联动协调,市卫计委妇幼处调集权威专家,数十医护人员接力救助。

  医院之外,救护车来回奔波,药物、血液送往手术地点,一条生命通道在早高峰时段迅速打通。

  无常的事故,难免让病人心焦心碎。然而,部门的快速联动,医护人员通力配合,让我们感到力量和温暖。

  宝宝无恙,妈妈安全。与死亡殊死搏斗背后的群像,值得一一致敬。

武侯区三医院妇产科主任张慧芳

  “这是我从业35年以来见过的最典型、最凶险的一次羊水栓塞。”回忆起当天的事情,张慧芳感叹道。 9月25日上午7时37分,她接到医院助产士的来电,此时她距离医院还有约3~4分钟的路程,电话中助产士有些语无伦次。“我让她慢慢说,不要慌。”获知产妇的情况后,她很快到了医院,下了车把钥匙丢给工作人员。“我抢救病人!”说话的时候,她就冲了出去。

  张慧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想到产妇的情况,她预感情况不妙,“跑上楼的时候,鞋子跑脱了一只,还是拎起跑的。”到了病房,她找了一双拖鞋就急忙进去参与救治。 现场,产妇的血压几乎测不出来,休克血压;胎儿胎心也从150多降到了60多,胎儿重度窒息。“应该尽快终止妊娠。”张慧芳和同事们现场为产妇进行剖宫产,“就1分钟,我们就把胎儿取出来了。” 胎儿当时的情况还算良好,不过产妇的情况并不妙。其子宫不收缩,宫腔内有大量出血,出血量约2500ml,“要切除子宫。”

  张慧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们同时也通知了医院产科急救小组。之后,成都市建立的孕产妇急救机制迅速启动。 直到中午12点过,张慧芳的同事进去将她换出来,“我喝了一口牛奶,又进去参与救治了。” 10月12日晚间,成都商报记者再度联系上张慧芳时,她刚刚从一台手术下来,谈及当天的惊险抢救,她说:“医生应该以救治病人为己任。”

 

  9月25日,成都市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接到了求助电话。工作人员根据现场需求,紧急调派人手,整个危重孕产妇救治网络迅速行动起来,网络体系在每个区(市)县均设立了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市级值班专家包含了妇产科、ICU、血液科等专业的专家。“产科急救时有发生,一年都会有3000多例。”成都市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每年出生的孩子有20万左右,像这么严重的急救案例,一年只有几十例。

  根据病情的轻重缓急来判断,产急办会安排相应专家应对急救案例。但是,产科出血依然是产科急救的主要原因,甚至占了产科急救的一半。这位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从“二孩”政策出来以后,很多医疗机构都面临一场考验,产科的服务工作量、复杂水平都极大增加,特别是很多高龄产妇,使得急救人数有所增加。不过,成都市的孕妇死亡率一直控制在一个很低的水平。

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业务院长林永红

  9月25日12时许,接到市产急办的电话时,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业务院长林永红正在自家医院门口吃面。听完病情介绍,林永红立即感受到产妇正在和死神赛跑。下午1时许,由林永红领队的妇科、产科、ICU等多学科市级急救专家组抵达急救现场。

  “刚看到产妇时,她意识全无,周身紫绀,下肢僵硬,心率达到140-160次/分,子宫已切除,腹腔塞满了纱布,但鲜血一直无法止住。”林永红说,“羊水栓塞”出现后,该产妇面临三道关卡,一是呼吸系统衰竭,二是大出血,三是重要脏器恢复。“第一道关卡已经被之前的医生处理,我来到这里,解决的是第二道关卡,止血。”

  林永红和其他专家交流后,迅速找到了出血点的大概位置,他采用“关总闸”的方式,切断向子宫供血的髂总动脉前干,在血流量减小的情况下,注入生理盐水,很快出血点位置在生理盐水中泛出了血液,出血点的准确位置被找到了!

  “我们对出血点进行了逐一结扎和修补,大出血被止住了。”林永红说,急救就像是打仗,先动用冷兵器,如果不行,再上热兵器,我们就是后来的热兵器。

  快到医院了,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的重症医学科主任曾洪伟接到了电话,是成都市产科急救管理办公室打来的。把车停到医院,他赶紧请医院调派了一辆救护车,赶往武侯区第三人民医院。“这个时候正是高峰期,只有救护车才能更快到达。”曾洪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9月25日上午8点多接到电话,他就马不停蹄往那边跑,到达医院后,病房里已经围了三四十人。

  他赶紧换上衣服,了解了病人大概情况后,指挥现场人员进行用药,将产妇的血压升起来。“大概十点左右,她的血压才稳定下来。”曾洪伟让现场医生打开止血纱布,准备手术,但止血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手术不止血,输血都没用。”曾洪伟在中午12点左右,赶紧给市产急办打了电话,呼叫林永红医生到现场增援。

  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病人生命体征开始恢复正常,曾洪伟这才离开手术室,回到医院。到了晚上,产妇转移到了他所在的医院,曾洪伟又守在病人所在科室,对她的心脏、肺部进行监测,到了当晚下半夜,血压再次出现异常,产妇肚子里开始出血了。

  在第二天,医院医生再次实施手术。“这次施救算是一场提前测试。”医生透露,9月26日是成都市妇幼健康技能大赛的决赛阶段,这场提升成都市妇幼健康服务质量和水平,强化产儿科救治服务团队协作的比赛,全市医疗机构派出了31支队伍参加,“产科出血抢救”、“新生儿窒息复苏急救”两个项目,采取模拟真实场景实战演练急救案例。

  “9月25日的急救,和考试的内容差不多。”曾洪伟说,平时处理这类病人的情况也很多,成都市的几十家医院基本上都去过。当然,在这次大赛中,他的团队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他也获得了“成都市技术能手”称号。

  9月25日晚上6点左右,产妇从武侯区三医院紧急转往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在这里,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多科室医务人员已经等候多时。早在9月25日白天,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业务院长林永红就已经前往武侯区三医院施救。

  从业多年,孙蓉非常清楚羊水栓塞的危险性,可能伴随肾脏、肝脏、心脏、肺等多器官衰竭,死亡率在80%以上。

  9月26日白天,产科、妇科、麻醉科、ICU等多科室再次碰头会诊,确认在26日下午5点进行手术,“主要是通过手术勘察产妇内出血情况,在手术前夕产妇心率过快达到150,意识也比较淡薄。”这场危险救援,由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产科主任医师罗丹和妇科副主任医师林海操刀,“直到手术结束,病情才相对稳定。”随后,产妇继续在ICU接受治疗,直到9月30日转入普通病房。

  “那会儿哪个想着休息,都晓得羊水栓塞的危险性,都是一心一意救病人,最后(急救)成功了,也确实很欣慰。”孙蓉事后透露。

  直到当天下午5点,赵江明的脚算是彻底从离合器上解放了。一天之中,他开着救护车往返人民南路与武侯区第三人民医院,来回3趟,给手术室的产妇送去血液和血浆。今年49岁的他介绍,开了八九年的急救车,从来没有在一天之中跑过这么多次。在市区里,从2.5环路切换到二环路,他一路拉着警报,最高时速达到90码,这在上班早高峰,也算是开得心惊胆战。

  “衣服都打湿了,精神必须高度集中。”赵江明回忆说,在一些路口时,特别担心会有车子冲出来,在一些拥堵的路段,还要担心有司机突然“甩盘子”。中间有一次,刚到人民南路的成都市血液中心,赵江明又接到了医院电话,“那边一直在催出发没得!”赵江明说,有时候刚开到一半,医院又打来电话,喊继续加血,这时候他不得不调转车头。

  “咋个不一次说完呢?”赵江明表示,当时还是会抱怨,但是在医院了解到病人情况后,他加快了油门,到医院放下血液,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又要加血了,一直到中午,都没顾得上吃口饭。跑到第五趟时,血不用加了,医院又紧急调派去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拿一些急救药品,他只好再跑一趟,一天下来,手机上接了20多个电话,一个通话只有十几秒。“都是催开快点的”。

  “情况很紧急,我们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通过了一个个红灯。”何云仲参加了这次急救,他至今记忆犹新。平时到成都市血液中心取血,一趟拉个三四百毫升就够了,而这次何云仲一趟就拉了800ml红细胞悬液和1000ml血浆。何云仲说:“一看到这次的运输量,所有司机都知道一定是有危重病人,于是大家都绷紧了神经。”

  “感谢救助我的医生们,感谢那些为我提供帮助的市民!”

  10月12日下午,产妇肖女士躺在病床上,她的精神已经好了不少。

  肖女士告诉记者,她现在最大的心愿是:

  尽快下床,看一看刚出生的女儿。

  当丈夫将女儿的视频拿给她看的时候,她的脸上全程挂着笑容。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王拓

责任编辑:张义凌

北京面部麻痹可以做面部提升吗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